在終末的審判,上主會在乎什麼?

主題:在終末的審判,上主會在乎什麼?

經文 : 馬太福音25:31-46

講員 : 胡露茜博士

在終末的審判,耶穌基督最在乎什麼?

馬太福音第25章整章也在探討終末來臨,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審判者會把人分出好與壞。這章內有三個比喻,三個比喻也是把人分為兩組,一組是「聰明的」、「好又可靠的」、「蒙父賜福的」,另一組則是「愚笨的」、「壞又懶惰的」和「被詛咒的」。在今天的經文,綿羊雖然代表著好人,而山羊則代表壞人,但在舊約聖經𥚃,這兩種羊同樣是潔淨的,可獻作祭品(7),而且也是貴重財產的象徵(30:32)。以西結形容的審判日子,上主會在「羊與羊中間、公綿羊與公山羊中間施行審判。」(34:17)。由此可見,舊約中的理解,不是綿羊便全都是好,山羊便全都是壞,而是在這兩種羊中,也是好壞摻雜的。

從酷兒神學的詮釋角度,這個會是怎樣的理解呢?

一.耶穌看重的是我們對弱小者的愛和關懷

25:31-46清楚指出,施行審判者,即31節中的「人子」和34節的「王」(猶太人期待的彌賽亞Messiah),在乎的不是被審判者的身份地位,而是他曾否施予憐憫、關心、接待或幫助過身邊最微小、有需要的鄰舍。在馬太福音的時代,這一群最微不足道的人,應該是被認為「不潔淨」的外邦人。猶太人認為與外邦人接觸後,他們也會變為不潔淨的,所以他們不但拒絕與外邦人交往,更厭惡和鄙視他們。其實馬太福音的作者,多番強調猶太人因已棄絕並殺害上主的兒子,已不再是上主的必然施行拯救的民族,外邦人已被視為「新以色列」,也能得著拯救。

這段經文真的可以為我們一眾被主流教會視為不潔淨並加以排斥和擠壓的性小眾平反!因為耶穌看重的不是主流教會所加諸的性道德標準,更不是我們的身份(猶太人與否、男女、性取向等等),而是我們有沒有持守天國的倫理標準,以愛回應和服侍/服事身邊最微小的一個鄰舍。

二.Agape(精神的愛) Eros(情慾的愛) 並不是對立的

酷兒神學家 Carter Heyward 指出,基督教反對性小眾,是受到希羅文化二元對立的思維影響 —— 性等同罪,靈等同聖潔 —— 因而對性和情慾產生了恐懼。教會更因為要加強人對這個框架下的「屬靈」追求,便對性、情慾等加以控制、抑壓,刻意把上主對人的犧牲的愛agape詮釋為純精神上的,與情慾的愛eros對立起來。早期教父Augustine甚至認為婚姻是一個給予性慾正確出路的途徑,而其目的只是生育和對性的控制。這就成了日後視異性婚姻制度外的性行為不道德、病態又甚罪惡的根基。

Heyward直斥這種以異性戀中心主義的婚姻制裁是一種強權、強迫性的社會制度,因為它把異類加以標籤、壓抑、排斥,從而使人漸漸認同,甚至相信這些制度以外的性態是不正常、病態、污穢和罪。這種把異類打壓的造法是違反人權和公義的。她更進一步批評教會把靈慾對立的二元主義神學,是不符合基督教福音的真義 —— 上主所賜予人的性與情慾,乃是人的神聖潛能,如其他身體上的知覺一樣,是人的正常渴求。基督的agape是包含肉體與精神的,是人與自身、人與他人、人與上主的互相認識與關懷的結果,是超越一切人為制度的道德標準和價值判斷的。

三.從名畫Roman Charity「羅馬善舉」反思愛與慾

在這幅畫,我們看到一個年輕女子祼露上胸,和一個雙手反鎖的男性老人,他正在吸吮著女子的乳頭。這幅驟眼看來像是猥瑣的畫名為 Cimon and Pero《西門與佩羅》,又名「羅馬善舉」Roman Charity Carità RomanaCharity 一字源於拉丁文的caritas,意思是「發自內心」。這幅畫的名字告訴我們,這個場景後是一個感人的故事:在羅馬時期,當女兒佩羅知道父親西門被判處餓死後,她決定在探監時偷偷地把自己的乳汁餵養父親。她的故事感動當時的獄卒,最後當權者得知這善舉,決定表揚女兒佩羅的做法,把父親釋放出來。此故事還被古羅馬歷史學家Valerius Maximus記錄在《羅馬人可紀念的善舉》一書中。

這幅畫提醒我們的不單是要照顧社會中最弱最微小的一個,還鼓勵我們挑戰和衝破社會上的一些道德枷鎖和對性與靈、愛與慾等二元對立的思維,釋放人性的美善。

最後,胡博土引用了兩個現代的例子,讓我們反思性與公義,和在現實生活中實踐的例証。

看見最微小的需要

台灣的手天使是一個志願團體,成立於2013年,目的是為嚴重身體障礙者提供免費的性服務(但不包括插入式的性服務)。當教會長期忽略,不允許,不祝福這些殘障者那些發自心靈深處的性慾和渴求時,手天使跨出了傳統的性觀念,讓她/他們可認識和享受自己身體,更重要的是社會有人看見她/他們的需要,並願意服侍他們。教會若要關懷殘障者的需要,必須放下把性事局限於異性婚姻內的絕對標準,積極地學習尊重和肯定殘障者的性權。

其實社會上最微小的,可能我們大部份人真的連看也看不到。胡博士分享一個從面書看到的故事,主角是一位名叫阿敏的朋友和一隻在街上受了傷的鴿子。就在回家路上,阿敏踫上一個在守候著一隻鴿子的女子。她們兩個就開始了為這鴿子尋求幫助:致電漁護署(可是對方只是作行政處理,留下電話和位置便掛線了)、在附近拾來木條,把鴿子圍起免被途人碰撞、在各自的臉書尋找幫手……最後她們找到愛護動物協會,為鴿子檢查傷勢。雖然鴿子的結局是如何,我們並不知道,但在那個晚上,這兩位守候了鴿子 —— 這一個在很多人生活中,也是微不足道的生命 —— 見証了愛鄰舍的真義。